温暖人心的发传单者

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到别人身上,别人是无辜的,会委屈,会生气。更不能把重要的亲人,朋友,恋人,当作负面情绪的垃圾筒。谁都没有义务对谁好,没有什么温柔是理所应当,亲人,朋友,恋人,他们给予我的温柔是无价的珍宝。...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对于一家火锅店尤其是一家新开的火锅店来说,夏季绝对是淡季,而且是淡到无客上门天天亏本店长愁眉苦脸的淡季。没客人来,我这个端盆子的就只能被扔到大街上去发传单了。于是我就发了两个月的传单,传单发得实在太多,我都怀疑其实发传单才是我的主业了。

发过了无数的传单之后,就会渐渐发现一些规律。比如说什么人会接传单,什么人绝对不会接传单。大体上来说,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年轻上班族一般是不会接传单的,无论男女,他们总是行色匆匆,急着往地铁赶,或者跟在上司后面,讨论着什么或者堆着笑容。穿着休闲T恤在街上晃荡的人,多数都会接传单,停下来跟我说几句话的人也不会少。游客打扮,面前挂着照相机,手里拿着地图的人,大多也会接传单,然后顺便问路的人也不会少。打扮艳丽,从头精心打扮到脚,美甲上闪着钻石一样的光的年轻女人,她们是大街上最美的风景,也是昂贵的消费品,这些女人基本都是高级陪酒小姐,她们是绝对不会接传单的,绝对不会。

总结过这些规律之后,就会发现,面相很温柔的人以及看上去很放松的人是最容易接传单的,而且他们会在接传单的时候,对我笑笑,说声谢谢。而这些人是行人中比例最低,所以我很少能见到笑容很少能听到谢谢。我见到最多的,是无表情的脸,是厌恶的眼神,是看见我后就故意玩手机的人,是看见我后就绕开从别处走的人。高级陪酒小姐们,她们在路过我的时候表现出惊人的一致,就是她们都可以把我完全当作空气,她们踩着锐利的高跟鞋擦身而过的时候,眼珠子都不会动一下。

一开始发传单的时候,会因为听到一句谢谢而高兴,会因为一个厌恶的眼神而难过,会因为一个人绕路而行而觉得失落,会讨厌穿着美丽却一点都不温柔的陪酒小姐们。后来看得多了,就会麻木。换上服务行业的热情笑脸,热情地反复重复鞠躬发传单的动作,热情地反复重复那几句话“晚上好”“如果可以的话,拜托您了”“谢谢您”。

虽然很讨厌发传单,但是不会因此怠慢工作。因为再微不足道的工作,都必须敬业,这是我的原则。

直到我前天遇到那个人。

前天晚上我也一如既往地发着传单,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黑胖男人路过,我笑着递上了传单。他停下了脚步,问我这是什么。我以为又是一位温柔的路人,所以和平时一样简单地介绍火锅和夏季限定的优惠,就在我准备说,如果下次有空的话请来店里坐坐的时候,黑胖男人突然发话了。用很大的声音,很生气的语气,对着我说了一大段的话。

“我身边又没有漂亮女人,你给我这么一个很恶心的大叔发传单干什么?!是想侮辱我么!你们这个火锅是最少必须点两人份的吧?我现在没钱点两份,就算我身上揣着四五万日元在路上走,一个人点两人份的火锅我也吃不掉啊!你发给我干嘛,纯粹是想嘲笑我,想侮辱我吧!!??”

骂完我,就绝尘而去。当然,没有接我的传单。

莫名奇妙被一个陌生人骂了一顿,当然是又委屈又生气。每天像他那样外表的人,不知道路过多少。那段简短的关于火锅店的介绍,也不知道向多少人说过多少回,就算怎么反省自己的工作,我都没有做错的地方。我不甘心,非要继续反省自己,非要找出自己挨骂的原因。

结果就反省出了一些不相关的事情。我突然记起来,我小的时候,会因为自己跌倒了不开心,而给爸爸妈妈脸色看,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要让全家都不开心。上高中的时候,心里如果憋着气,就会对着别人撒气,因为不能对着朋友和家人撒气,我就会对着陌生人撒气,比如刁难煎饼摊子的小伙计,比如一个无意中撞到我的人,就算人家道歉了我也会破口大骂,骂完就瞪人家一眼,也是绝尘而去。后来上大学后逐渐知道自控,撒气的范围就缩小到恋人,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明明对方是无辜的,也总要找各种理由吵架,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理直气壮地指责对方。明明只是想发泄,却要列述出对方的罪状,仿佛真的是对方伤害了我。

是的,只是想发泄。是的,自己不开心,就想让别人也不开心。肆意地发泄,肆意地伤害身边的重要的人,甚至伤害一个无辜的陌生人。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