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有风

水,一杯天太冷,有风,众多目光随着一枚干枯的梧桐叶在地上跑。银行营业大厅外的廊檐下坐着一排人——他们是来城里找零工的农民,等着做一些零星的力气活。没有人经过他们身边的...

来源:互联网

作者:陈绍龙

水,一杯
  天太冷,有风,众多目光随着一枚干枯的梧桐叶在地上跑。
  银行营业大厅外的廊檐下坐着一排人——他们是来城里找零工的农民,等着做一些零星的力气活。
  没有人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就蹲着,手插在袖子里。有人的时候,他们会呼啦一下站起身,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来者。然后一人,或是多人,骑上叮叮当当的自行车跟来人疾驰而去。然而路过的多半不是雇主,他们只好反复地做着同样的动作:站起,蹲下,目光随着那枚枯叶,在地上跑。
  我坐在开着空调的银行大厅里,看着。
  那天,有一个农民拧开自带的塑料杯想喝水,一晃,空了。他跟身边的人吵,我估计谁喝了他的水——吵过之后这人四下望着,无意间隔着玻璃看到厅内有饮水机。他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饮水机,继而,又看我。他从与我的对视中读出了我的默许。我把水杯从窗口递给他时,他仍没有收回那束目光,他离开我时是倒着退回去的。
  他的目光充满了感激——挺满,像那杯将溢的水。
  笫二天,我在银行大厅外放了一台饮水机。
  人世间有那缕温情的目光,我们又何必吝啬那桶冰冷的水。
  阶,一步
  医院。楼道上人挺多。
  一对老年夫妇在艰难地上楼。老妇左手扶着老汉,右手近乎是抱着扶手,弓着腰,身子几乎与地面平行。每上一个台阶她都要停下来大口喘气,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在老汉的搀扶下再上第二级楼梯。
  上上下下的人很多,好些人显然觉着这对夫妇碍着他们走路了,在一抬头遇着的时候便迅即避开。
  老妇有病,大痛的样子;老汉没有更多的力气扶她,也只是这般气喘吁吁地跟着,在稍一平静的时候和老伴说句话,像是鼓励,或是安慰。
  终于要到三楼了,老汉像一个要见到曙光的胜利者:快了,只差一步!
  上上下下的人依旧很多。
  老妇停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大口喘气,似乎已无力再迈上这最后一级台阶了。
  有个小伙子过来了,他双手搀着老妇,像抱,连拖带拉帮老人迈上最后一级台阶。
  几乎同时,楼梯口旁的房间里又过来一个年龄稍大的妇女——像是小伙子的母亲——冲着这对一脸感激的老年夫妇赔笑:没吓着你们吧,对不起!
  三楼楼梯口那间房门上写着三个字:精神科。
  有位哲人说过:“授人玫瑰,历久犹有余香。”在现实的世界中存在着太多的自私、冷漠和残酷。贫富的差距,地位的鸿沟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扯得愈来愈远。如果能够用我们的真化解心中的阴霾,那世界将会是怎样的阳光灿烂,春意盎然,帮助别人也会温暖自己。鲜花无语自有情,点滴真情亦动人。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