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沉睡了,不知多久才能醒来,又是一个冷冰冰的夜。独自倚靠在窗前那一轮明月的光辉下屏息沉思。夜。冷的伤人。殊不知心已冷却,依然坐卧幽风之中,独自倾斜。曾经,这冷属于我。冰封了多少温暖。现如今我竟祈祷,那一丝温暖。...

来源:思亚之感

作者:魂

夜。沉睡了,不知多久才能醒来,又是一个冷冰冰的夜。独自倚靠在窗前那一轮明月的光辉下屏息沉思。夜。冷的伤人。殊不知心已冷却,依然坐卧幽风之中,独自倾斜。曾经,这冷属于我。冰封了多少温暖。现如今我竟祈祷,那一丝温暖。

寒风吹过,我抚摸着那一丝濒临死亡的孤寂。眼眸中透出卑微的渴望。我知道,有些事没有办法重来,也没有办法改变,所以我学会了祈祷。或许这是唯一解救心灵破碎的自我疗法。

又或许这是一场自我的独角戏,它安排我的生与死。似乎连我的感情也被牵连,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曾一直以为,上帝在跟我开玩笑,我知道玩笑不是随随便变的,可是我没有退路,只能活生生的举起白旗向上帝认输。

这并不是懦弱,而是另一种退路。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