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妞妞想你了

我的工作也许是世界上最枯燥无味的--传呼台的电话接线员。每天从戴上耳机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毫无乐趣的一天又开始了。每天,嘴里机械式地说着:\"您好,**台179号为您服务。\"、\...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我的工作也许是世界上最枯燥无味的--传呼台的电话接线员。每天从戴上耳机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毫无乐趣的一天又开始了。
  
        每天,嘴里机械式地说着:\"您好,**台179号为您服务。\"、\"请您留言或留下电话号码\"、\"谢谢,再见\"……以至于手指击打数字键的时候,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刚开始,听耳机里不停地传来陌生人的声音,很好奇,南腔北调之中流露着急躁与漠然,就试着去猜电话线的那端是张什么样的容颜。然而,事情并不总是这样的,每天,特别是深夜,会突然地铃声大作,尚不容我说出套话,对方已开始喋喋不休了。要么是破口大骂、要么是很无聊的污言秽语、要么就是什么也不说的哭泣……我还在呆呆地不知所措时,对方已挂了电话,留给我一串讥嘲般的盲音。城市里的人素质到底有多高?没人告诉过我,但我知道,就那么高……
  
        同班的小女孩们总是相约要对某个号进行重点追踪,因为现代人有很多的话,只能在电话里说,也许难堪、也许难言、也许是羞愧……所以,总是会有一些诱人好奇的留言,在两台固定的机子间传递着。思念、忏悔、离别、咒骂……真不明白为何这些完全属于自己的事,要通过另一张不认识的嘴在中间做着传递。而象这样的\"故事\",大多是无疾而终,要么是到后来省略到一串数字,要么是一方的突然停机。得与失、聚与散,人们还有别的什么选择?没有……
  
        并不是我自命清高,但对于这样的追踪,我毫无兴致。本来属于自己的那堆事儿就足够我费心费力地打点了,哪有那么多的心思去在乎一个声音与另一个声音之间的故事?从来都觉得,种什么样的籽、收什么样的果,当一份感情要努力地去维护与修复的时候,它也快到了自己的尽头。
  
        对于,我唯美。
  
        所以,当听到女伴们为了某个故事地美满结局而欢呼,或为了一个故事因一方突然停机、另一方留下一段伤痛至极的话后从此再寻不着而叹息时,我只是淡淡一笑。是的,在心里,暗暗祝愿合好的声音再也不要分离,也祝愿哭泣的声音在泪干之后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自己。可我什么也不说,因为,对于别人的故事而言,我和我的同伴们,只不过是个声音……
  
        那是一个很冷的夜,大约在午夜三时左右,突然响起的铃声把昏昏欲睡的我激了一个机灵,对方是一个很嫩绿的小女孩: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