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善良

我善良而慈祥的母亲是因为疼爱她的儿子才遭此大难,我怎能不为这真挚的母爱而动容!如果想让孩子长成一个快乐、大度、无畏的人,那这孩子就需要从周围的环境中得到温暖,而这种温暖只能来自父母。...

来源:互联网

作者:吴郁纯

那一年,在北风呼啸、雪花狂舞的内蒙古草原上,我与母亲经历
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如果不是母亲的善良,也许今天我就不会坐在
电脑前,讲述那段动人心魄的经历⋯⋯

那年春节将至。家里的食品批发商店生意极好,已经准备好的货
物显然不能满足正月时的销售。母亲就对我说:“二子,咱们进趟奶粉
吧,库房快空了!”

我们进货的地方是距家乡三百多公里一个叫西乌旗的草原小镇。

中午,母亲和我一同向草原进发了。晚上八点,我们赶到了目的地,并
顺利地装好了车,我与母亲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第二天天还没亮,母
亲就匆匆将我的房门砸开。她焦急地告诉我下雪了。我立刻惊出了一
身冷汗。草原上下雪是十分要命的事情。如果雪大很快就会将公路盖
上,使你分不清是公路还是草原,稍不留神就会有掉进雪坑的危险。曾
经有过许多在草原上刹车而冻人的现象。

我问母亲:“雪大吗?”

“好像是刚刚下,地面上没有多少雪。”母亲说。

“赶紧走!”我开始收拾东西,并在心里埋怨母亲不该在年关还进货。

地上落有一指多厚的雪。可我隐约感到,在这寒风低吼的冬夜里
隐藏着一股杀机。我发动着车,挂上最强劲的挡位,全力奔驰在回家
的公路上。天逐渐亮起来,地面上的雪落下了一掌多厚,我感觉到汽
车的轮胎出现了侧滑现象,只好放慢了车速。又走了一会,车前突然
横出一堵雪墙,我紧急刹车,但满路的积雪还是将车滑撞到雪墙上。公
路上有三十多米的地方被狂风刮起的飞雪堆积成一堵一米多高的雪山。
我善良而慈祥的母亲是因为疼她的儿子才遭此大难,我怎能
不为这真挚的母爱而动容!

“二子!”母亲忽然想起了什么,“咱们赶紧往煤矿开!”

“干啥?”我不解。

“那里可能有咱家乡的煤车,咱们和车队搭伙走!”母亲说。

我也忽然想起,来时我确实超过两辆来草原拉煤的卡车,心里立
刻透出几分亮色。在这危机四伏的雪原上行车,如果与车队搭伴而行,
危险会降到最低限度,最起码不会有生命危险。我掉转车头向煤矿奔
去。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即将赶到煤矿的时候,雪停了下来,眼前登
时豁亮了许多。

煤矿里没有看到车队的影子,只有一台装满煤的破旧东风一○四
卡车趴卧在一家旅馆前,一个人影正俯在卡车前吃力地摇动着“摇把
子”。我将车开到他的近前。
母亲认出了那个人,说:“那不是郎师傅吗?”
“就是他!”我说,心里特别激动。郎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司机,
平常大伙都管他叫郎三。
郎三也认出了我,他扔下了“摇把子”向我跑过来。
“咋还不走?”我说。
“整不着火!天太他娘的冷了!”郎三一脸的沮丧。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