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我已幸福了,你也幸福了吗

那时她住的是南二楼,正是仲夏时分。夜晚抬头仰望星空时,能看到南楼明月分外美。几乎足不出户,孤独的存在这个世上,偶尔他过来看她,让她觉得好像仍然活在这个世上。感情已经淡淡的淡漠了,因了家人的阻碍,能看...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那时她住的是南二楼,正是仲夏时分。夜晚抬头仰望星空时,能看到南楼明月分外美。
  几乎足不出户,孤独的存在这个世上,偶尔他过来看她,让她觉得好像仍然活在这个世上。感情已经淡淡的淡漠了,因了家人的阻碍,能看到他的影子,她觉得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
  人生际遇,就是这样的奇妙,天天相见时不觉出幸福的味道;当不能再见时,偶尔一见竟会感动泪流满面。
  看着他划动车子在院落里越走越远,只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回到窗棂的后面,看李清照人比黄花瘦的词打发着悠悠的时光。
  北面的窗户推开是一座杂草树木丛生的荒山,或许除了她,那里从不曾有人用目光注视过它吧。梧桐树上的叶子绿得正耀眼,大片片的绿叶一泻千里,用最美的姿态陪伴着那个内心孤独的女子。
  南楼窗前,安然的坐在时光里,枝繁叶茂依旧的午后,她用手写下一个又一个长篇小说。然后化了姓名,寄到一些书报社去,被录取的几率总是很高。很多时候,她翻阅着自己亲手写的小说,看着上面印着她另取的别名莫名轻叹,或者这样的孤寂和彷徨只有她自己能知。
  得失虽已经年。到底还是有很多关于欢喜相遇,痛苦别离在心底缠绕;本来在幸福的时候不该回忆那些悲伤的旧时光,可她还是会在时光的轮回里辗转徘徊;关于尘缘耽误尽日月,黯然悔恨过;关于生生离别的过往,在绿树白花篱笆前若隐若现,关于沧海桑田后午夜梦回,某些情节总会在她的书里有清晰的影子,只是未语时有几人文中是客?
  她一直习惯在向南向北的风里,用淡淡的笔墨写尽天上人间。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真的很想把自己的灵魂放入山中的某棵野草,庭前的某朵小花,砚上的一笔丹青,灯下的一脉眼神才不至于心痛之时痛恨一切的一切皆是虚无。
  他来时,总是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去。最的是在窗前为她弹奏一曲《蓝色生死恋》。她静默立于窗前,看着他眉间的忧愁深锁不展而烦恼。开心时他会说:“你一定要坚持等着我。”不开心时,他又说:“其实你何必又要等着我?”
  也许恋爱中的人儿,都是痛并快乐着的。想了很多,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他说的后者,悄悄的离开那个城市。那个有他来的南楼,有他对他吟唱过的“恨君不是南楼月,只有相随无离别”走的那夜窗外,清霜满天,月华如练。花落了满地,如她来过,无声又无息。
  然后在另一个城市的南楼,遥望南楼月时,她不再去伤心,只是为他祝福。其实是尽量不去为他伤心,只是尽量。
  黑暗里她睁开眼眸,茫然凝望天花板,心里一片空洞,夜那么长,那么黑,她总很害怕,睡不稳时便睁眼到天亮。
  初秋来临时,缺月依然挂疏桐,只是良人已在旧梦中。秋雨夜里,她拧亮台灯,靠坐在床头,听窗外秋雨簌簌,滴答窗前,泪便无由地落了,其实她心里很依然盼望有他的音讯,能穿过黑夜如约而来。
  天地浩淼,只有孤单那么重。过往记忆的美好片段,且都成了伤心的背景,粉碎纷扬的浮现他熟到荒凉的面目。一轮明月一伤情,那场惊心动魄的爱情竟然是在荒凉之下孤单落寞了那么久。
  她打开手机,开通了短信聊天的业务。于是一个个无聊的短信就开始爆满她的手机。可是她不想看,只是打开手机里的音乐《蓝色生死恋》听,躺在床上捂着被子痛哭。
  她的手机突兀的响起,她以为是他打来的,接起来听:“你好,能认识你一下吗?我很奇怪,你既然开通短信聊天的业务,我执着的给你发信息,可你为什么就是不理我呢?”她挂了电话,一声也没吭,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
  她打开手机,看到手机上有一个叫“北风”的男孩发来的信息:“觉得你有心事,能做个朋友吗?我说的是真正纯粹的朋友。”她回复一个字“嗯”。
  “你是做什么的?”男孩问。“伤心的职业,无业的游民。”她答。他就不再追问,然后告知女孩他是公务员就读的一名学生,原本是部队即将退伍的军人,比她大一岁,因成绩优秀部队保送他去公务员学校就读。她惊叹他的能力。
  两人通过手机短信的聊天,渐渐的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他在短信聊天中,很真诚。两人做着神交不见面的朋友,犹如网友。下课了,上课了,都会一一告知女孩。后来女孩另找了工作,是在一个偏僻的城市,偏偏又是一个极其偏僻的小镇,一个很简陋的小公司,一个很偏僻的岗位----——仓库管理员。
  仓库里塞满了车床用的刀具,汽油,螺钉,螺丝刀等等。仓库里散发着一阵阵的汽油味,屋子里没有空调,没有风扇,闷热得她无法呼吸。可是事已至此,早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干练的小白领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她除了认命只能安之。
  到了异地换了号码的她,与那个叫北风的男孩失去了联系,她是故意扔掉那张卡,然后忘记所有的人和事。试图这样。
  独来独往的她,成了公司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不苟言笑,一张凄美的脸庞写满了不告他人的心事。
  是金子或许到了哪里都会闪光,无意中老板发现她会多项机械上面的技术,便提携她做了总经理助理。她依然埋头默默无闻的工作,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她小心的竖起防备的刺不多说一句话。
  一个下班的下午,公司所有人都走了,她因整理会议记录无意间打开百度随手输入她自己的名字,竟然看到一个在寻找她的帖子。她很惊讶,打开细读,才知是那个叫北风的男孩在找她,一时间她感动莫名,不知如何是好。按照那个帖子的方式,加了那个男孩的QQ。
  她把公司地址告知了北风,北风激动不已。不几天,竟收到北风手写的信笺,言辞真切,满是关心和鼓励。她将那封信带到出租的小屋一遍遍读,继而潸然泪下。
  走出出租小屋,她来到出租屋的井前,打了井水洗脸,第一次在独立的院落里对镜贴花黄。或许北风说的对,一个人无论怎样面对生活,都要微笑着充满信心的去面对。失去的只是一部分,并不代表生命的全部。
  时光飞逝如驹,,他不可遏制地喜欢上与她的交流,同时也深深喜爱上了她。她在中秋之夜打来电话告诉她:他正躺在皎洁的月光下的躺椅上,跟她说电话,想象着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其实通过很多次交流,她知道他是一个很真诚的男孩。她故意反问:“我是一个相貌很普通平凡的人,见与不见都不会后悔。那么你呢?”他说:“我明天就寄给你我的照片。”她笑笑,不予多想。
  第三天,有快递送到。她很茫然的打开快递,里面竟有从新疆寄来的葡萄干,还有各种干果,当然还有她的照片。照片上的他身着绿色的军装,站在天山的池畔,微微笑着。他可以用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这两个词语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如此俊朗的男孩,写得一手很漂亮的钢笔字:“赠我最真挚的好友小雪,祝她永远不会忘记我。”
  她看了照片上的字,早已明白了几分。
  当再次在电脑QQ相遇时,他小心翼翼的问:“我能看看你吗?交往了许久,我想看看你。如果不行也没关系,你千万不要生气。”
  她想了想,打开视频。视频那端的他端坐椅子里,穿着白色的衬衫,比照片上更为俊朗。他温婉一笑,很羞涩的打了三个字:“你好美!”视频这边的她身着粉色的连衣裙,长发飘飘,脸庞泛起微微的笑。然后关了视频。
  他对她的依恋与日俱增,可是她除了那个南楼的他,心里再容不下其他人。那个叫北风的男孩用满腔的痴情来表达他的爱,他请了假,收拾行李,不远千里从新疆乘三天的火车来这个偏僻的城市看她。
  相见时,北风掏出一对银指环送她。她不接,满面的忧伤对他说:“谢谢风对我的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可是,我心里再也不能爱任何人了,我真的很对不起……”风说,没关系,很伤心的将指环收回自己的口袋,扭过脸去,眼睛里有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耀。
  如果,不是那一段伤心的恋情,如果不是他已和她人结了婚远走国外,或许她不会这样的伤心。更不会这样的决绝面对人生。如果不是还记着他,或许她和眼前的这个北风能是很相配的一对知心恋人。
  在她出租屋的小院落里,北风坐在她常坐的井旁对月叹息,幽凉的对她说:“小雪,我好想拥有你的爱,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我也会觉得很幸福。”丝瓜架下,丝瓜早已成熟,绿色的叶子在月光的投影下斑驳的摇摆。风儿轻轻的穿过院落,在他和她的耳前吟唱。她说:“我很难过,对不起。”
  那晚,他们就在院落的月下对坐到黎明。第二天,她送了北风上了去新疆的列车。临走时他透过车窗不断的向她挥手,车子开动时,那个当过兵的刚强的男孩忍不住掩面而泣……而她只是对他说:“再见了,亲爱的北风,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的快乐和微笑,可是我们从此都再见了……”
  腊月将至,他忽然来信给她说,我将要回到老家河南,到时欢迎你来玩。这边气候十分恶劣,恐怕不能再与你联系了,你要保重。
  从那几天,他就真的失去了消息,她忽然觉得莫名的恐慌。许是在火车上遇到了暴风雪无法前行,也许是他就去赶车的途中就遇到了暴风雪……她第一次主动打去电话给他,可是电话里一次次提醒的是,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她第一次为了北风担心而失眠了。
  一天有多少分钟?她没仔细计算过。五天后,他忽然来电:“我已经到家了,你还好吗?”她如释重负。那是他走后,她第一次肯接他的电话,平时他的信息她不再回复。
  当她挂了电话后,他来信:“我仿佛走在茫茫的沙漠里,为了一个女孩仿佛丢魂了一般,茫然不知所措。即使回到家人的中间,我的心依然在你那里,你能不能为我打开一次你的心扉……无论你曾经有多少的风风雨雨,无论你是什么样的身份,我都愿意和你相守到白头。我只要想想能和你相守到白头,我都会幸福得泪如雨下,心痛得泪如雨下……我多么希望你哪怕是骗我一次啊……”
  她深深到感受到了他的执着和痴情,可是她不能回报他的爱。
  关了手机,独坐院落,想起南楼的他,想起北方的他,凭栏远眺时泪顺腮而下。
  再到QQ见面时,他对她说:“我想了很久,就此做朋友也好,至少你会理睬我。”她说:“其实你一直都在我的心里,只是我们不合适。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他脾气很好,很多时候她无端发火,他欣然接受,且好言安慰。其实他的心从未远离。
  她告诉北风:“我有男友了,因此我要结婚了,从今往后你也要幸福。”其实,是她在骗北风。北风看到信息,不言,头像灰暗下去。
  第二天,她打开QQ再看北风的头像时,北风已经远去了。已经把她拉黑了,她释然:这样也好,至少他可以安心的去幸福。从此天涯是路人!
  她曾可叹她竟是个薄幸的人,那年分别,尽走得只如初见。如果生命中曾有这样的朋友,当珍惜。也许,她早应是个忘恩的,一笔一划勾勒的故事,与他安安也只成就得情深缘浅。
  时过境迁,她依旧会在某个月明的夜晚偶尔想起他。想起那个曾经用真爱和真情呵护着她,陪伴着她度过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的那个北风的男孩。因为她明白,某些人虽然匆匆如过客,可是他留给你的那份感动和爱,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尤其是陪你一起哭过的人。
  她也偶尔在月色分外美的夜晚望着夜空轻念:我的朋友北风,如今我已幸福了,你也幸福了吗?
欢迎登陆字博缘网,在线阅读精美散文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