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江南烟水路

六月的雨是透彻的寂寞,尤其在江南。因为雨里还可以约略感觉到五月舒迟的阳光,于是对阳光的思念纠缠住对梅雨的恼恨,沉淀出一层层忧伤。独自回家,坐在...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六月的雨是透彻的寂寞,尤其在江南。因为雨里还可以约略感觉到五月舒迟的阳光,于是对阳光的思念纠缠住对梅雨的恼恨,沉淀出一层层忧伤。

独自回家,坐在车厢里,看雨点轻叩车窗,留下一行又一行沉寂的记忆。明明知道某一天所有痕迹都会被阳光抹去,却依然如此不遗余力。

然后,就看到那张熟悉万分的面孔。是的,熟悉万分,但又是那么陌生。歪歪地戴着帽子,肤色黝黑,眼角是带着倦意的冷漠,一脸沧桑和疲惫。那双曾经总是带着顽皮的笑意的眼睛,不知为什么,竟是这样深不见底。

怎么都没想到会在雨天的公车上邂逅。刹那间慌了神,彼此对视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隔了许久,或许只是一会儿,才讷讷地叫了声:“小远……”

“哥哥”那两个字,却始终没叫出口。怎么也叫不出来。

为什么呢,为什么叫不出来呢?以前不都叫惯的么?

可是因为羞涩?矜持?是因为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傻丫头,觉得大几岁的男孩儿已经不够叫哥哥?

小远哥哥愣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喔,是你……”

喔,是你。那么熟悉的一句话。用的却是那么陌生的语气。并且沙哑。

他在我前面的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他吝啬得只肯给我背影。


我跌进往事的河里。


确切地说,小远不是我的亲哥哥,是堂哥。他曾经就住在我家隔壁,我和小远哥哥便走得很近,常在一块儿玩耍。七岁那一年,我同他在家门口三跪九叩,拜了把子——现在回想,实在是很可笑,堂兄妹怎么还用拜把子呢?

小时候,我对哥哥崇拜得五体投地,觉得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说什么,我都相信,并且不折不扣地照做。何以有这种信任,现在想想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在那时,我对哥哥的依赖超过妈妈却是事实。我在饭桌上问妈妈问题,她只会说:“闭上你的嘴,快吃饭!”即使用我4岁的智商来看,也觉得妈妈的话有问题,闭上嘴怎么吃饭呢?哥哥就不会有这种蠢话,无论什么问题,他都会耐心解答。上幼儿园后,上学时,妈妈让我走马路右边,放学回家,老师也要我们靠右走,那么左边的路谁走呢?这个复杂的问题,妈妈解释了好久,我还是一头雾水,她最后只好敷衍说:“我很忙,别烦我。”哥哥就从不敷衍我,并且他比妈妈聪明,一下子就给我解释清楚了。

妈妈很讨厌我尿床,每次尿床她都要打我。我告诉哥哥,哥哥说:“下次尿床,你就对妈妈说‘屁股出汗汗了’,她一高兴,说不定就不生气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屁股出汗妈妈就不生气,但我还是试了试。真的很灵!我一说,妈妈居然把我抱起来说“好可”。从那以后,我对哥哥的崇拜便与日俱增。说起来,那都是很小时候的事了,奇怪的是自己还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哥哥吧?

故事伊始的时候,会有种不用承诺也能一直走下去的幸福错觉。  字博缘

年纪稍长,爸爸开始教我识字,并且天天考我,要认错了,就要罚抄写。哥哥那时已经上小学了。他教我怎么认字。上面两片瓦,下面顶根柱子,就是“个”;一个嘴巴里有两颗牙齿,就是“四”;嘴巴下面生胡子呢,就是“只”……这方法实在太棒啦。还在幼儿园,我就能认好多字了。

后来爸爸更苛刻了,居然要我背英语单词。我刚学了拼音,怎么都想不通拼音怎么能这么拼。虽然爸爸只要我记读音,我还是不会。于是便又去问哥哥。哥哥的小学已经开设了英语兴趣课。他教我bus 就是爸死,yes就是爷死, nice就是奶死。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爸爸爷爷和奶奶,但没办法,要背单词嘛。然后我问哥哥,fish该怎么记呢?哥哥想了一下,说;“fish就是鱼嘛。你想,吃鱼要吐刺,是不是很费事?对了,就是‘费事’!”我一听,乐了,哥哥实在是太聪明了!第二天我记不起鱼的单词了,便问哥哥,哥哥想了想,说:“吃鱼要吐刺,是不是很麻烦?对了,就是——ma-fan!”字博缘网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