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爱情

我的窗前有盆文竹我的桌上有本书我的椅子在阳光里我的四面墙很干净我的窗外风很大我的耳畔机器轰鸣我的身旁人烟浮扬我的心底一尘不染我第一次遇到紫衣弄蝶是在烟台热线的聊天室,我...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我的窗前有盆文竹
我的桌上有本书
我的椅子在阳光里
我的四面墙很干净
我的窗外风很大
我的耳畔机器轰鸣
我的身旁人烟浮扬
我的心底一尘不染

我第一次遇到紫衣弄蝶是在烟台热线的聊天室,我不记得是谁先向谁问好的,直到现在我也觉得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我们相识了,故事有了开始,于是我就放纵的任故事继续。
  我记得那时是冬天,雪下的很大,风也很冷,屋里的空气都充满寒意,我僵坐在电脑屏幕前,机器的敲击着键盘,与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闲聊,谈天说地,似乎自在的很。父母也不管我,也不再说我花钱如流水,也不管网费的多少,只要我喜欢就上。他们忽然就变得大度起来,其实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的病已经没救了。
  我患的是骨癌,好像已经是晚期。
  紫衣弄蝶是个学生,在烟台大学法律系读三年级,据她自己说是‘班上折腾的最欢的一个主’,但却喜欢与安静的人交往。她说我比较安静,起码不在聊天室里讲黄色笑话,算是个有点原则的男人。
  我是有原则的男人吗?不是,只是那几天心如止水,脾气也好的异常,做到了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结果就给她看到了,留下了个有原则的印象。我记得那几天我常独自一人自言自语的说我喜欢梁祝,喜欢那催人泪下的旋律,喜欢化蝶的凄美。
  因为绝望,我每天都说些同样的话,以至常常忘记看别人对我说的一切,像一个水银灯下专注的优伶,在自己的舞台孤独的表演,全然忘却了这只是个虚幻的天地,有人会看到你,有人会为你流泪,但你却隐藏在网络的一端,没人知道你是谁。
  孤独可以是无耻的,寂寞也可以是美丽的。
  我常这样想,觉得不该安静的等待死亡,我还可以做些什么,至少让人知道我还活着。于是我开始写小说,把我那颗七斤六两的大脑里的东西全都写出来,不管好坏,都贴到BBS上。
  我猜紫衣弄蝶与我说话前一定看过我的贴子。
  但是她说没有。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