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情

几多樱花凋落了,又是一季的落樱纷飞,不久前的圆通山之行,也许是今年素语的终结了。滇的樱亦别有趣味,不止是形,也是意的升凝。腊月之时,樱并已含苞待续,随即又是一家娇多彩。两度的樱缘有的不只是凝...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几多樱花凋落了,又是一季的落樱纷飞,不久前的圆通山之行,也许是今年素语的终结了。滇的樱亦别有趣味,不止是形,也是意的升凝。腊月之时,樱并已含苞待续,随即又
  是一家娇多彩。两度的樱缘有的不只是凝香乐目了,多了的,是来自心灵深的诉语。
  昆明的冬也亦是寒雨时节,曾独行于盘龙江畔,看两岸红蕊偏偏,落花樱雨之时,樱随雨落,也会起点点畸零。寒亦随漫舞,加几滴稀雨,别有落花流只韵味。说到这,就免没让我想起月牙潭一趣事来,偶然之际幸的观落花之神,也是几多残落击于面,立引几尾红鲤吞食,许是花魂娇弱,红鲤悯之,又相继吐出,沉浮面,观者有心,趣也不少。
  现三月已近末,但对在昆明的第一个冬的印象却别样的深刻,樱花渐凋,随去的也不只是海鸥,也有无数的黯然意。樱花之艳,如倾红云阵阵,而已胜瑶境琼花了。不过奇妙不仅如此,我认为残樱之景也足已傍盛花之裙。拂柳面桃花扇,落樱飘絮零雪寂。落樱如雪,但雪落红云,如说顽风舞落樱,不如说落樱借风之手已趁昙花之盛,加以如烟梦幻,飘得也是“残”的心境了。
  看了夕几度,游过西山之盛,曾语“碎语绵绵几蹉跎,樱雨寒时度浮萍,悄然泪落如花诉,恰雾稀梦难胜景,芙蓉泣子朝如许,戏落玉珠方悔恨。”芙蓉朝露之浚美,残语也足以胜花语了,芙蓉虽比落樱又一筹,但时节未至,自然就不能与之物了。
  樱之魂,亦是凌如雪,散语如眼帘,并不是一语几句就能表达的。落樱虽去,但孤魂尚在,自然少不了良辰美景,素笙歌,虽是离殇飘景,暗魂伤,但樱亦有话,有心自能相知。梦如歌幻,梦幻如歌,落花虽飘絮,其实也不必几多哀愁,毕竟,红尘物语,语诉的是更美肠。之深,也且有有得以傲之。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