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将为穹谷嵁岩渊池于郊邑之中[2],则必辇山石[3],沟涧壑[4],陵绝险阻[5],疲极人力,乃可以有为也。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状,咸无得焉。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永州实惟九疑之麓...

作者:柳宗元

原文

穹谷嵁岩渊池郊邑之中[2],则必辇山石[3],沟涧壑[4],陵险阻[5],疲极人力,乃可以有为也。而求天作地生之状,咸无得焉。逸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永州实惟九疑之麓[6]。其始度土者[7],环山为城。有石焉,翳于奥草[8];有泉焉,伏于土涂[9]。蛇虺之所蟠[10],狸鼠之所游。茂树恶木,嘉葩毒卉[11],乱杂而争植,号为秽墟。

韦公之来,既逾月,理甚无事[12]。望其地,且异之。始命芟其芜[13],行其涂[14]。积之丘如[15],蠲之浏如。既焚既酾[16],奇势迭出。清浊辨质,美恶异位。视其植,则清秀敷舒;视其蓄[17],则溶漾纡[18]。怪石森然,周于四隅[19]。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20],堆阜突怒。乃作栋宇[21],以为观游。凡其物类,无不合形辅势,效伎于堂庑之下[22]。外之连山高原,林麓之崖,间厕隐显[23]。迩延野绿[24],远混天碧,咸会于谯门之内[25]。

已乃延客入观[26],继以宴娱。或赞且贺曰:“见公之作,知公之志。公之因土而得胜,岂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择恶而取美[27],岂不欲除残而佑仁?公之蠲浊而流清,岂不欲废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远,岂不欲家抚而户晓[28]?夫然,则是堂也,岂独草木土石水泉之适欤?山原林麓之观欤?将使继公之理者,视其细知其大也。”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壁[29],编以为二千石楷法[30]。

注释

p>[1]此文钞本甚多,标点、文字均有出入,兹依王力校订为准。韦使君:韦宙,公元812、813年(元和七、八年)间任永州刺史。

[2]穹谷:深谷。嵁(kān刊)岩:峭壁。渊池:深地。

[3]辇(niǎn捻):人推或拉的车,这里用如动词,用车装载的意思。

[4]沟:这里用如动词,沟通,开凿的意思。

[5]陵绝:超越。

[6]九疑:即九疑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境内。

[7]度(duó夺):量度,这里有勘测规划的意思。

[8]翳(yì益):遮蔽。奥草:深草。

[9]涂:污泥。

[10]蛇虺(huí悔):一种毒蛇。蟠:盘屈而伏。

[11]葩(pā趴):花。卉(huì会):草。

[12]理:治理。

[13]芟:割除。芜:荒草。

[14]行:流通,流动。这里是疏导的意思。

[15]蠲(juān捐):清洁,使动用法。浏如:水清澈的样子。

[16]酾(shī诗):疏导。

[17]蓄:指积蓄的湖水。

[18]溶漾:水动荡的样子。纡(yū迂)余:曲折萦绕。

[19]]四隅:这里指四方。

[20]窍穴:这里指山洞。逶邃(suì遂)曲折深远。

[21]栋宇:堂屋。

[22]庑(wǔ舞):堂下四周的屋子。

[23]间厕:参加,这里是交错的意思。

[24]迩:近。

[25]谯(qiáo桥)门:古代建筑在门楼上用以了望的楼。

[26]延:邀请。

[27]择:应作“释”,舍弃。

[28]晓:据另本,晓应作“饶”,富裕。

[29]措:放置。这里是嵌置的意思。

[30]编:指编入书籍。二千石:汉代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后来习惯也称州郡一级的长官为二千石,这里指州刺史。结句一作“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屋漏,以为二千石楷法。”(见《柳宗元集》,中华书局1979年版)。屋漏:西北隅之也。

译文

如果打算在城邑营造幽谷、峭壁和深池,那必须运载山石,开凿山涧沟壑,逾越险阻,耗尽人力,才可能办到。可是要想有那种天造地设的景,则不能做到。而不必耗费民力,顺应地形,且能保持天然之美,这种在过很难办到的事情,如今在这里出现了。

永州在九嶷山麓,最初在这里测量规划的人,也曾环绕着山麓建起了城市。这里有山石,却被茂密的草丛遮蔽着;这里有清泉,却埋藏在污泥之下,成了毒蛇盘踞,狸鼠出没有地方。嘉树和恶木,鲜花与毒草,混杂一处,竞相疯长。因此被称为荒凉的地方。

韦公来到永州,过了一个月,州政大治,没有多少事情。望着这块土地,感到它很不平常,才让人铲除荒草,挖去污泥。铲下来的草堆积如山,疏通后的泉水晶莹清澈。烧掉了杂草,疏通了清泉,奇特的景致层出不穷。清秀和污浊分开了,美景代替了荒凉。看那树木,则清秀挺拔,枝叶舒展;看那湖水,则波荡漾,曲折萦回。怪石森然繁密,环绕四周。有的排列成行,有的如同跪拜,有的站立,有的卧倒。石洞曲折幽深,石山突兀高耸。于是在此建造厅堂,作为观赏游玩的地方。所有的怪石无不适应地形地势,献技于堂庑之下。新堂的外边,高原和山连接,林木覆的山脚悬崖,穿插交错,或隐或现。绿色的原野近处伸向远方,跟碧蓝的天空连成了一体。这一切,都汇集在门楼之内。

新堂盖好后,使君便邀请客人前来参观,接着又设宴娱乐。有的边赞誉,边祝贺说:“看到您建这新堂,便知道您的心志。您随着地势开辟出胜景,难道不就是想顺着地的风俗来形成教化吗?您铲除恶木毒草而保留嘉树鲜花,难道不就是想铲除凶暴而保护仁者吗?您挖除污泥而使清泉流淌,难道不就是想除去贪污而提倡廉洁吗?您登临高处而纵目远望,难道不就是想让每个家庭都定和富饶吗?既然这样,那么建这个新堂难道仅仅是为了草木土石清泉流水怡人心意,或是为了观赏山峦、原野和树林的景色吗?该是希望继使君后治理这个州的人,能够通过这件小事,懂得治民的大道理啊。”宗元请求把这篇记文镌刻在石板上,嵌在墙里,编入书中,作为刺史的楷模法式。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