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孝敬四个爸妈

34年前,戴安治的前妻死了,一直把没有其他亲人的岳母带在身边。三年后再婚时,他爽快答应女方带公婆、母亲和继父一起生活的条件,组成了一个11口人、6个姓的特殊家庭。戴安治父母去世得早。几十年来,他...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34年前,戴安治的前妻死了,一直把没有其他亲人的岳母带在身边。三年后再婚时,他爽快答应女方带公婆、母亲和继父一起生活的条件,组成了一个11口人、6个姓的特殊家庭。

戴安治父母去世得早。几十年来,他兑现再婚时的承诺,把四位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当作亲生父母,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演绎了一个个感人的敬老故事,被当地传为佳话,成为百姓教育子女的典范。

茂密的竹林把阳光挤出农舍,75岁的戴安治穿过竹林,推开半掩着的木门:“娘、幺爷,我回来了!”。他将香肠、大骨、水果等三大包东西放在陈旧的四方木桌上,没来得及洗一帕脸,便径直走进娘的卧室,在幺爷的协助下,他吃力地把瘫痪的娘扶到室外的藤椅上。“今天天气好,出来透透气。”

两个残缺家庭

戴安治是荣昌县双河镇营业所退休职工。56年前,由于父母去世得早,他19岁高中毕业入伍参军,几年后在部队提了干。31岁时,经堂兄介绍,他与四川省自贡邮电局工作的吴远霞结婚,两年后,他转业到荣昌双河营业所。

结婚后,吴远霞生了3个儿女。由于两地分居,他两三周就从荣昌往返自贡一趟,虽然很累,但他觉得无比幸福。“前妻是1972年死的,34年了。”戴安治说,前妻在单位开会时,突然得脑溢血栽倒在地。戴安治得知后从荣昌赶到自贡,吴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三天后,死了。“她走的时候,大儿子8岁,三儿子才两岁。”他说,当时70岁的岳母担心没人管她,哭得死去活来。他含泪办完丧事,整整瘦了十多公斤。

妻子死后,三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岳母生活在自贡,而他则在荣昌双河。每周末,他都要回自贡一趟,一到自贡就洗孩子和老人换下的一大堆衣服,并将油、盐、米以及一周的生活安排好,才马不停蹄地赶回单位上班。“那些日子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戴安治说,当时交通不便,从荣昌到自贡要从内江转车,他当时工资不高,每周一趟,不光钱遭不住,人也累得够呛。

戴安治现任妻子刘祥琼,是该县双河镇一名乡村医生。1973年,前夫得肝癌离开人世,丢下两岁的儿子和66岁的公婆。当时,25岁的她腆着大肚子即将临产。由于丈夫死后她极度悲伤,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她不得不带着两岁的儿子,与66岁的公婆相依为命。前夫去世后,在母亲的安排下,她又抱养了姐姐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但母亲的好意,却增加了她的负担。

一个家六个姓

戴安治死了妻子,刘祥琼死了丈夫,两个残缺家庭的生活都很艰难。经热心人牵线,1975年,两个家庭组合到了一起。

结婚前,戴安治就向刘祥琼提出一个条件:除了三个孩子,要把前妻70多岁的母亲李树槐带到一块;同样,刘祥琼也提出一个条件:除了两个孩子,要把前夫的母亲王崇珍、自己的母亲和养父带到一块。两人相互答应了对方的条件,戴安治扶老携幼,把3个儿女和岳母一起接到了刘祥琼的娘家———清升镇罗汉寺村二组,组成了一个有11口人、6个姓氏的特殊家庭。从此,她跟着妻子称呼,把妻子的母亲喊娘,把妻子的继父喊幺爷,把公婆喊婆婆。

“当时,我们的组合遭到一些人的风言风语。”戴安治说,由于双方娃儿都还小,四个老人年老多病,加之自己与妻子年龄悬殊17岁,有村民断定我们搞不好家庭关系,经济也要被拖垮。那些年他一个月的工资才72元,一家人生活很困难。为了全家人的生活和供5个子女读书,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干一趟农活后才去上班,下班后,他几乎小跑着回家,干活到天黑后才吃晚饭。他和妻子用言行感化着一家人,老人和孩子们和睦相处,从不争嘴吵架,家庭氛围很好。

“挺过来就好了,现在子女们大都有了自己的工作,都成家立业了,四个老人的晚年生活都很幸福。”回忆特殊家庭过去的日子,戴安治脸上浮起一丝欣慰。

四位幸福老人

前妻死时,岳母李树槐因为再无其他亲人,总担心女婿不再管她。戴安治在处理前妻后事时,她还向女儿的单位正式提出了她的想法。

“我当时就给她表态,妻子死了,我对你和妻子生前一样好,走到哪把你带到哪里。”戴安治说,我是人,哪能因为妻子死就不认丈母亲娘呢?为及时打消她的担忧,办完前妻丧事,他就开始忙着给岳母转城镇户口。户口办下来,岳母安心了。

岳母80岁那年,不小心摔下1.5米高的天井,受伤不轻,脚被夹在石磨中间,大腿两处骨折,当时邻居都说没治了,不必花冤枉钱,戴安治不听劝告,把医生请到家中动了两次手术。手术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岳母不能动弹,他和妻子轮流护理,每天给她喂饭、洗澡、接屎接尿。为给她补钙,他每天下班后,都要从镇上带回一节大骨或一只鸡,熬汤给她喝。由于照顾得好,大半年时间后,岳母竟神奇般地好了。医生开始以为患者是他的亲生母亲,当得知他的家庭关系后,医生被深深打动,免去了两次手术费。李树槐活了99岁。

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戴安治和妻子用滑竿抬着一个老太太。“歇会儿,歇会儿!”走不了多长一段路,妻子刘祥琼就要喊丈夫停下……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婆婆王崇珍是个“好新鲜”的人,她在家里住久了,就要回老家去住一段时间,在老家耍够了,就嚷着又要回来。由于两地相隔十多公里,又是山路,她骨质疏松严重,不能走路,戴安治和妻子每次就用滑竿抬。“每年最少要抬两次。”戴安治说,他和妻子抬了16年。婆婆因遇到两个好“儿女”,逢人便夸两人孝心好。她86岁那年,由于摔了一跤,造成股骨骨折,三天后因医治无效去世。

“幺爷,把娘的脚挪一下,不然扶不动。”戴安治边招呼岳父,边将岳母抱上藤椅。岳母坐稳后,他转身进屋,打来一盆清水,拧干脸帕,给岳母洗了脸。“幺爷,把娘看到一下,我把她的衣服洗了。”他进入岳母的卧室,点燃一盘蚊香后,抱出衣服开洗。戴安治喊的“娘”,是他的第二任岳母王崇珍,年龄只比他大三岁,由于患脑萎缩,4年前四肢瘫痪,大小便失禁,吃饭靠喂。他把岳母当作自己的母亲,像侍候前任岳母一样、每天为她擦洗一次身子,换洗一次衣服,梳一次头。岳母体质差,肠胃不好,他就买来阿胶浆、芝麻糊等营养品。

“要不是女婿照顾得那么周到,老太婆早就不在人世了。”岳父刘佐均夸奖,一生有这样的好女婿,比有子女还要幸福。他说,前年他得前列腺炎,三次到重庆和荣昌县动手术,不仅全部费用是女婿拿的,而且住院几个月全是女婿护理。“女婿只比我小一岁,当时医生还认为是我的兄弟,得知实情后,医生护士对我特别好。”刘佐均说,不是夸海口,很难找到像女婿那样对老人好的。

美德感染儿孙

随着年龄增大,戴安治也患上了脑血管硬化。几年前,戴的幺儿在县城买了房子,主动将他和妻子刘祥琼及其岳父母接到家中养老。由于瘫痪的岳母喜欢晒太阳,幺儿的房子楼层太高,背上背下不太方便,岳母嚷着和岳父回到了乡下,他只好三五天回一趟乡下。每次回乡下,他都要给岳父母带回大包小包的东西,把岳母扶到屋外晒太阳,为岳母捏肩,收拾屋子、打扫清洁,把家务做完后才回家。

“公公对老人的态度我只学到一半就够了。”幺儿媳说,去年大年三十,外婆半夜突然昏迷,公公得知后,和婆婆连夜赶回乡下,把外婆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已经天亮,回到家,公公自己却病倒了。“公公那么大年纪了,对老人还那么好,我们当小辈的对他们不好,随便怎么都说不过去。”

“戴哥对老人的孝心在我们这一片是出了名的。”罗汉寺村二组村民李华菊提到戴安治直竖大拇指。她说,她教育子女和孙辈,就是把戴安治当活例子,而今儿女们都很有孝心。“我们附近的几个乡镇都把他当作教育子女孝敬老人的榜样。”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