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醉于苦难

荆棘丛中的花朵/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浪遏飞舟的豪情/胜过风平浪静的呼吸/其实/所有绚烂华美的诗行/都是苦苦凝成的思绪——题记我绝望,掉入深井;我低头,却看见井水里闪耀着满目...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朱虹璇

荆棘丛中的花朵/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浪遏飞舟的豪情/胜过风平浪静的呼吸/其实/所有绚烂华美的行/都是苦苦凝成的思绪
  ——题记
  “我绝望,掉入深井;我低头,却看见井水里闪耀着满目星光。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看见最深的美丽。”几米画本里如是说。也许所有最后的星光,都要由最初漫长的黑夜来诞生;那最初难熬的等待和恐惧,就在指定的时间凝成了夺目的星辉。
  传说中的荆棘鸟为求得真与幸福,日复一日地用荆棘刺穿自己的胸膛,于勇敢的悲剧中换得了生命的灿烂。穿越了无尽的伤害与苦难,才会有带血的龙舌兰每年壮美的花期。
  席慕蓉曾说:“滂沱的雨后,心灵将更加洁净;所有漂浮不定的云彩,终于能汇成河流。”因此学飞的雏鸟,定要经霜历雨才能长成硬翅;生命,只有经过次次摔打才能渐臻成熟。
  而那些将要成诗的生命,又怎能不屡屡穿越栏杆拍遍茕茕咯血的回音?
  正如一辈子浮泛于“圆荷浮小叶,细麦落轻花”的怡然况境的人,长不出傲物厌俗的脊梁,只有抛弃了古道柴门,忘记了鸬鹚鸳鸯,断却了新月柳色,才能磨砺出孤瘦的性格,也只有秋风怒号屋将倾,憔悴英容著血诗,才能让笔杆子立起,腰杆子直起,才能于莺歌燕舞的唐风里突兀地现出杜甫的神话。
  陀斯妥耶夫斯基曾说:“我所担心的,是我配不上我所承受过的苦难。”但丁又说:“希望,是对未来的一种光荣的预期。”或许苦难和希望一直相生相和,幸福与眼泪也必然成双。
  竹杖芒鞋,料峭山风里吹醒了苏子;东篱把酒,寂寞秋色重写了易安人生。那些字字珠玑的诗词佳句,哪一笔不是血泪凝成?因此,苏轼的被贬、易安的流离都是宿命里的必然;黄州赤壁和飘零小舍,都在颠颠簸簸的季节里酝酿了诗一般醉透苦难的生命。
  “生命,到最后总能成诗。”我们无须也无由去抱怨这一过程的艰辛和苦难。毕竟雁渡寒潭不留影,风吹疏竹不留声,最后的花朵里不会留下苦难的痕迹。只有微笑和勇气,在下轮历练里伴你前驱。
  为了那醉透苦难的诗行,为了那将成诗句的生命,请拥抱每一个盖满云翳的黄昏。
  诗,醉于苦难,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苦难是人生的必修课,对其没有正确心态的人是不会通过的。笑对苦难,尽自己百折不挠之精神,才可能有峰回路转的喜悦。
  请记住,水果不仅需要阳光,也需要凉夜,寒冷的雨水能使其成熟。人的性格陶冶不仅需要欢乐,也需要考验和磨难。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