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沙

西部,野性的视线一无遮拦,眸子里满是沙漠波动的曲线;每天,这里只有漠风在不停地吹着沙砾,风沙在自由无羁无绊地放荡。气流托着苍鹰,在沙的浑黄中,展翅拍天搏击长空。敦煌画廊里,承载着大漠人多少年代飞...

来源:互联网

作者:盖湘涛

西部,野性的视线一无遮拦,眸子里满是沙漠波动的曲线;每天,这里只有漠风在不停地吹着沙砾,风沙在自由无羁无绊地放荡。
  气流托着苍鹰,在沙的浑黄中,展翅拍天搏击长空。敦煌画廊里,承载着大漠人多少年代飞天的梦想。
  漠海总在诵读一部发黄的卷,一日复一日地诵读,不停地用风的指头来翻;已把装订线给翻烂,那一处带黄刺的诗笺,散落于漠海,化作飞舞的黄沙翩翩。
  萧瑟的红柳、胡杨、沙枣,也正抗拒风沙的摧残,总是露出一张严肃的脸;那海市蜃楼的虚幻,也很难露面。这里是风沙的世界,风沙漫卷着死亡,这里被称为“死亡之海”。
  一丛绿草也能点亮漠海的苍茫,
  一滴水珠也能润湿漠海的希望,
  一缕春风也能吹绿漠海的宕荒,
  一场春雨也能浇出诗人词句的悲怆。
  那飏着千万年沙尘的意境,叩响千万年守望浑黄的苍凉;那万世不竭的商旅,一直在丝绸之路上跋涉,只能在苦涩的风沙里流浪。
  你持经颂圣,用风刀、雪锤为器,以流浪情怀为歌,以时间之柄为法,唤出了落霞孤鹜。
  我席地而坐,用红柳、胡杨为柴,以敦煌崖洞为炉,以黄河津渡为鼎,炊熟了大漠孤烟。
  此刻,天地默不作声,只有我的激情,孤独而澎湃。
  请漠漠瀚海、茫茫风沙作证:
  是苍鹰就要搏击长空,是种子就要萌发激情,是火焰就要点亮苍茫,是水滴就要浇绿希望。每一片叶子都有战斗情愫,每一个细胞都坚韧不拔。
  绿洲中没有金子,但只要播下渴望,沙漠中没有水,但沙漠却是河流的故乡。西部的风沙再烈,而人类反抗命运的力量万世不竭。
  美是去掉雕饰之后的生命,美是掣下面纱之后的面容,美是一颗燃烧的心灵,美是永恒的生命。发现美和创造美,都需要非凡的艺术感受力,你对生活敏感,灵感之光就会光顾你,这种灵感一旦眷顾,往往如一丝溪水绵绵流长,能茂盛你诗歌的葱绿和伸展你思想的根基。西部的风沙平常,风沙背面的情愫就是神奇。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