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村庄

风过峡谷岩石唱起一首涌向天堂的歌,扰乱了天使的翅膀。目睹枝头招摇不息的鸟声,谷底的凝望看见了传说中的梦想在阳光中浮起。风过峡谷。叶子向上,石子向下。水声湿润了草茎延伸的轨迹,陡...

来源:互联网

作者:陈洪金

    风过峡谷
    岩石唱起一首涌向天堂的歌,扰乱了天使的翅膀。目睹枝头招摇不息的鸟声,谷底的凝望看见了传说中的梦想在阳光中浮起。
    风过峡谷。叶子向上,石子向下。
    水声湿润了草茎延伸的轨迹,陡坡上便有草色把波浪推向峰顶,高空中云朵的阴影一回又一回,造访所有的巢穴和默不作声的眼睛。
    花香弥漫,溪水嘹亮。
    羊群星星一样撒落在它们的幸福里,抒情的犄角把天空眩目的蔚蓝托得像多鸟的飞翔。隐没或呈现森林的芬芳,靠近曲折的山道上马匹的鬃毛,那眨动的睫毛,向着山坳眺望。
    屋檐下悬挂的玉米荡来荡去,把门窗映得吉祥如意,沐浴阳光的胡须,被旱烟绕过,过滤得风声如汐,隐隐在耳的是最初的汗水和为了饱暖四季的繁忙。
    风声掀起所有的想象。
    峡谷展示石头与庄稼,歌声丰富了峡谷的含义,连死去的老树都找到了自己的,不动声色的院落,倾心守候谷底与半坡上的生活
    狂喜的镰刀
    顺着河流一弯一转,村庄的薄暮变了颜色。
    此时,我看见泥土清香汹涌地铺成无边的海洋。与花朵相似的岁月中,汗水浇灌出越来越多的希望。秋天,惊心动魄的季节,青铜时代的舞姿持续到今天的门槛。异常流行的金黄色,那不是葡萄架的歌唱。草根的荣誉,民谣中的图腾,啊,那是所有的父母与儿女的血液。
    散乱的蹄音如今得到了重新的编排,背上的重负是向往已久的芬芳。
    这是唯一美丽的人间喜剧。山川河流在同一时刻睁圆了雄性的眼睛,阅读从明净的天空悬挂下来的梦。温柔的阳光洞悉一场热切的忙碌,那些光滑油亮的脊梁成了天地间最为生机勃勃的景物,弘扬一种情愫。
    金属的声响。金属的气味。金属的闪光。金属的月亮形。
    那是镰刀锋利的挥动早已布好的阵势,乡村在田野的秋高气爽之后充实如一个妇人,把埋藏的岁月再一次精打细算。
    高悬在檐下的镰刀,让人感到一片祥和。当它看见满院的稻香如酒一样醉倒,它肯定在为一场充塞于天地间的舞蹈而兴犹未尽,它肯定在为一次完整的迎福进仓而笑成一弯新月。
    人们开始进入又一个期盼。镰刀欣慰于被尘埃所覆盖。
    群山环绕的河谷,渐退的洪流泡沫进碎。天空中是谁的眼睛把它当做醉饮的酒杯?
    苦守的山坳
    苦守的山坳把风霜敛藏在岩石的额上,仰望着尾随云飘的岁月。不知不觉中桑田变成了沧海。名字犹如翻飞在故事里的花朵寄希望于遥远的雨水,夜晚却沉重得错过了月下的倾听。
    每个人都像一张纸。单一的笔划在漫长的路上写了一遍又一遍,沾满了爱情与泪水的目光没有人能够知道它的缘起缘落。
    律动之后才看见欣悦的人们遍布在通向城市与歌声的道路上。善良的眼睛看见繁忙的足印迅速地离开。张开一双手,握住幸福,紧紧地握住流水一样柔软的幸福,孩子一样的心境,把心灵占据得美轮美奂。你就成为山冈与水湄最美丽的一片迷离的芦苇花了。
    山坳的时光里,飘落的阳光带来鸟声一样让人陶醉的生活。
    错过了月下倾听,夜晚独坐或交谈,家园或友人都离得很远,茶杯里的光芒弱小却也照得每一个手势和词语都很安详,呼吸叶子一样铺在膝头,我是拥着一方恬然的心在生活呀。表情让每一个人看见了都会怦然心动,这样的唇吻和眉宇,悬挂的月亮衬得掩蔽的窗口引人注目。关于感动的情愫肯定早已萋萋成洲了。手指猝然一划,满纸舞动的笔迹让喜悦沉默,桅帆一样凸现出岁月的海平线。
    苦守的山坳,峰回路转之后,我成为一株潜入春天的树,叶子与花朵成为鲜为人知的荒原。
    多想把那些盛开的故事从昨天带出来,留下每一个衣褶,让关注我的人分享。那么,苦苦跋涉在不知名的远方的朋友、零落的陌生人,也许会为世上还有一个自喜自乐的人而深感欣慰。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