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的九月

曾不止一次地写过九月。每次写,都会有不同的心情。每一份心情,都像是落叶飘过心尖时,留下的那份遐思和柔韧。或许,是因为生在九月的缘故吧。我一直固执的自诩,自己就是秋天的孩子。对秋的眷念,便多了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曾不止一次地写过九月。每次写,都会有不同的心情。每一份心情,都像是落叶飘过心尖时,留下的那份遐思和柔韧。
    或许,是因为生在九月的缘故吧。我一直固执的自诩,自己就是秋天的孩子。对秋的眷念,便多了一份与生俱来的情意。一年四季,也最是钟情于这样的季节。喜欢在萧瑟和凄迷里,寻找一份别样的景致。
    九月,是秋之迷。有着深秋里难得的高远和清澈。
    云卷云舒,细雨如织,都是江南里优雅的闲情。
    堆满落叶的青石小径,写满离殇的十里长亭,絮语如馨的柳烟长堤,总有无数让人牵念的影子,在这去来的的中间,被写成,填成词,绘成图,或是作成曲,贴在光阴的长廊里。
    时间,就像是一个拾荒者,想望在这忙忙碌碌地尘世里,找寻到属于自己的那枚故事。它常常肆无忌惮的四处搜罗打听,却还是在最终不得不转为小心翼翼,害怕惊扰了住在隔壁的回忆。
    回忆,是时间的孪生姐妹。一如祝福和念想一样,总是同时存在,住在心的两边。
    有一份祝福,就会有一份想念。不管这份想念,是关于远方,还是关于他,都是心里最深最诚的牵挂。写在月色如洗的夜里,写在湛蓝透明的天幕上方。
    不用去管,这份情他是不是能够知晓,也不用去问,这份念他是不是能够意会。那些无从寄出的句子,一直都会安安静静地住在云端,在无限虔诚和柔软中站成静默的姿势。只为有一天,他若抬头望,能够第一时间住进他的眼眸,到达那片幽蓝深邃的海洋。
    这个季节。好像最是适合用来思念的吧。或雨或晴的日子里,总有那么一些情愫,在心心叶叶间织成网。打成结。在北方,在江南,在所有来去匆忙的路上,等待。踌躇。梦亦在心间渴望一份完整,渴望站在人潮汹涌的街,与他不期然地相逢。有一份熟悉来自心底,就像认识了千年万年。那份大手牵着小手的温暖也势必会美丽生命中余下的年华。
    从此,生命中所有的想望,不再像泡沫一样,见光即化。脑海里也不再会有幻象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地放映,让心迷茫,找不到方向。
    素色流年,青春就像是一道明媚的忧伤。不管如何擦拭,如何清洗,都会有结着疤的暗花,在夜色里妖娆绽放。
    庆幸的事,我终究不是薄凉的女子。虽然很多时候,我喜欢悄无声息地潜入雨里,去搜寻那些隐藏在时光背后的悲戚和伤痛。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蛰伏在光阴的表面,淡看岁月如风,年华似水。偶尔,兴致所至,我还会站在时间过处。细数忧伤,轻抚素琴,奏一曲生命的高山流水。
    一如在工作之余,在换下高跟鞋和职业装后,我仍然喜欢着白球鞋,棉布裙,塞着耳麦,听着调频99.5,抱着清浅悠然的时光,安静地冥想。或是徜徉在丹桂四溢的森林公园里,感受着大自然的清新。抑或是漫步在江南幽深而狭长的青石小巷,把思绪拉长。
    即便,秋日的九月,像极了一个顽皮的孩子。时而阳光,时而多情。时而安静,时而哭泣。时而热情专注,时而凝眸深思。时而欢声笑语,时而又愁肠百结。却因着一句“花落是一种完成,余香也许最美,请勿以悲戚挡住它的去路。”我终是明了,九月。不是孤芳自赏。它是秋天的风骨,有着绝色的风姿,亦有秋日风情成全世人所有的念想。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