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我宛如一拈花微笑女子,在秋天的暮色苍茫中凭栏远望,一任思绪在这样的一厥词中飘飘扬扬。季节走不过,终...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
  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
  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我宛如一拈花微笑女子,在秋天的暮色苍茫中凭栏远望,一任思绪在这样的一厥词中飘飘扬扬。季节走不过,终于深秋了。
  深圳的秋天永远比故园来得晚些,而且秋冬的气候没有明显的区别,只是稍微凉一些而已且短暂。在外面散步归来,觉得肩凉衣单。一阵接一阵凉凉的风,飞扬起我的黑色秀发。所谓的萧瑟,终于如期而至。一秋的熙暖,敌不过凉风的冷肃,连续以来的脉脉温阳荡然无存,淡上归来是轻寒。回来,锁上门,关了窗,热一杯牛奶,打开电脑,反复播放喜欢的那首歌,让音乐在屋内静静流淌,让自己有些浮躁的心灵得以洗濯。字博缘www.zbyw.cn
  在电脑前足足坐了2个多小时了,心绪一直在游离,很想很想在键盘上敲打一些文字,但,双手放在键盘上那么久之后,我发现所有的想法都是徒劳!“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读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想起纳兰性德的这首《浣溪纱》,眼眶竟渐渐开始湿润。
  不出门,不会友,关了手机。整理着换季的衣物,梳理着种种琐事,原来简单的忙碌依旧可以打发无聊的时光,也一样可以遣心散怀。将所有的夏装整理归类放置开,又将所有的秋装冬装一一排列挂置在衣柜。深秋到了,冬天还会远吗?一样的人生哲理,等待心情的泅泳品酌。人生滋味百味杂陈,借片刻静溢的时光,不去理会世事的顺达与艰辛,且将生命的喜悦和苦楚搁置在忙碌于俗事的心灵一偶。 字博缘网www.zbyw.cn
  静静地坐在电脑前,翻阅着尘封已久的帖子,俗事在轻慢的时间飞扬。隔如数的风尘,看淡上芙蓉园内,自己的蹙眉叹息,细碎呢喃,皆缓缓落去,剩下的不过是一袭白衣如雪,在椅子里凝默。那些记忆里的繁华盛世,径自笑着离去,淡上老去的,不是时光,是自己婉约的心事,一些模糊的痕迹,睡在夏日微弱的蝉鸣里,蛩音减弱。猛回首,才惊厥已经走过了那么远,远到令人无法逾越的距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眼前仿佛看到纳兰孑立的身影,衣袂飘飘,独立“残阳”下,有无限无限的心思!想着这个世界曾经有过他吧——有过他临水的身影,有过他荷的心情,真想穿越几百年的光阴,仅仅只为触一下他的衣角。。。。。。
  这样的夜晚薄凉而恬静,也许是天际泪水泛滥的缘故,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躲起来了,只留下一地寂寞的西风。这一阵风好清凉,吹得我好清醒,却也把我的心带得好远好远。阳台外的风吹得沙沙作响,它毫不客气的从门窗灌注进来,尽管我倦缩着双手环抱自己,却依然不能阻止它一点一点的把我的体温带走。还好,只要它还留下我的灵魂,只要它还留下我的躯壳,这一切还是显得如此完美。
  这一季萧杀的风,它带着些冷冷的气息,空气中气霾弥漫,要不是还附着些雨的味道,总该以为明天又是观看落叶的好季节了。
  起身,我走向阳台,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看见窗台上那盆茉莉给这阵西风扫荡得差不多了——我知道我是不忍心看着它弱小的花蕾在风里颤抖的样子的,那只会让我徒增伤感罢。好吧,待明天好好的收拾起一地乱落的花瓣,把它撒在泥土里,便是它的心愿——只愿留得清香在,化作春泥更留芳。
  喜欢纳兰,不单单是喜欢他那清新婉丽细腻的词,喜欢他那独具真情的敏锐心思,更喜欢诗词中一再流露出的哀惋凄楚的不尽相思之情和怅然若失的怀念心绪吧!人,也总喜欢托物言志或者借景抒情,纳兰的词不止一次让我想起曾属于我的月下漫谈,醉诉不舍,笑说孟婆汤,在那一个个清晨,午后,入夜,竟有那么多让人留恋的点点滴滴!会远去吗?或者,已经远去了?  字博缘网www.zbyw.cn
  已经远去了吧?
  有诗曰:光阴不过白驹过隙,瞬间已经沧海桑田,看来是的。想想人的内心里无论是如何的无奈,但如果伸出手去,终究还是抓不住时光,也终究无法让时光停留。而漠漠人世,也仅仅只是一个恍惚——就让往日成凄美的标本吧!不说寂寞,不说惆怅,不说想念,不说爱恋,什么也不说,且任窗外的西风一阵又一阵,闭上眼睛,我静听纳兰语: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欢迎登录字博缘网www.zbyw.cn,在线阅读精美散文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