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莲心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我甚至都不记得,最后一次对他的记忆究竟是什么。一个背影?一个眼神?还是只是毕业照上被定格了的平面?当时毕...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欢迎光临字博缘网,在线阅读经典的好文章,每天都有好心情!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
    我甚至都不记得,最后一次对他的记忆究竟是什么。一个背影?一个眼神?还是只是毕业照上被定格了的平面?当时毕竟年少风轻,才十二岁而已,分明是不折不扣的孩子,又懂些什么人情世故呢?
    幼稚,轻狂,自以为是,我甚至都不忍心去翻看那些陈旧的泛黄的书页。字迹寥寥草草,还带着六月盛夏的味道,就在我打开它的那一刹那,所有过往的,消散的,陈旧的,便终于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
    半空中的柳絮飘得格外猖獗,把我的视线和呼吸都塞得满满的,风景里还遗落着淡淡的核桃叶的馨香,我记得,那时的教室,窗外就是白花花的夏天,而教室内,是一群不过二三年级的孩子。我是那个坐在他前面的小女孩,那个时候,他会戳穿我刻意掩饰的诡计,百般阻挠我和同桌在考试时对答案,我还记得我和他一起上过书法课,还有一次科学课,老师让我们做一个指南针,要用到一根长头发,也忘了他是不是征得了我的同意,总之他硬生生地从我头上拽下了一根……这些,他一定都不记得。
    年纪太小了,我不知道什么叫“喜欢”,我是那个一直都没怎么变的小女孩,而他却在飞速变化着。
    又是一个夏天。呼呼的热风吹得心里越发烦躁,我两眼打量着四周崭新而陌生的环境,小心翼翼地踏进了渴望已久的校门。
    齐整精致的校园,葱茏茂密的植被,这里似乎有我想象中的一切,包括一段未知却精彩的生活——从现在开始。
    耳畔响起了杨树叶哗啦啦的熟悉的声响,我站在人群的边沿,从缝隙中看到新生报到的展板。
    我甚至没有惊讶,那份平静与坦然连我自己都难以接受,我扫过一个又一个名字,然后搜索到他的,那三个早已被记忆冲的很淡很淡的字。
    当然会碰到小学同学,我早些时候就想到过的,而且我确实碰到了小学时的好朋友诺诺。但是我从未想到过他,或者说,即使想到了,也一定会马上否定自己,怎么会那么巧呢?
    怎么会那么巧呢?我回过神来,身边的人群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只有我站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我又一次去搜寻那三个字,确认他的初中所在校,仿佛有什么就在那一刻生根发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仍然是扑面的夏风和杨树叶的轻响,我的思绪却不在这里了。我轻抚去了时光角落里沉甸甸的灰尘,翻开了那些业已久远的记忆。所有的一切在那一瞬间从我脑海中翻涌而出,无可抑制,不止不休。
    坐在座位上,我愣愣地想,他现在会变成什么样了呢?
    他长高了,又瘦又高,而且很帅气。好像班里的女生在一夜之间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疯狂的喜欢他,迷恋他,甚至追他。
    他自然是不坐在我后面了,但这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当我逐渐意识到那份朦朦胧胧的感情时,他一直没有远离过我的生活:放学时候我们一起回家;他倒掉那个笨重得让我觉得尴尬的水壶中我一天未喝完的水;他猜测我带的是不是秋梨膏;他故意拿走我书包中的东西让我只能跟着他走……
    我们都十一岁了,兴许还要大一点,那些时光真的不可思议,美好的像梦境一样,校园里的大榕树,校门口的喷泉池,回家路上的屋檐下。
    我不高兴时,他会快步走到我身边,歪着脑袋问我:怎么了?怎么了;在石板铺成的古朴的石阶上,他站在我身边,我故意走向人少的一侧,知道他会跟来;他果真跟了来,把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就当做不知道一样,也没有躲开;还有……
    这其中的某些东西,我不知道,诺诺却知道,而且她告诉了溪溪——那个追他的女生。
    不得不说,溪溪确实是个很聪明的女孩,我们的关系一直还好,但是她愈发地接近我,我们比以前更加要好了。有一次音乐课,旁边的男生故意刁难我,溪溪站出来帮我说话,那个男生很不服气,然后溪溪就说,因为她是我的好姐妹。一字一顿说的很坚定,只不过到后面的时候声音愈发低了,大概是不好意思吧,毕竟溪溪平时也是个很细心的女孩。
    不管一开始出于什么目的,我始终相信溪溪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是真心实意的,包括那段时间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一定是纯洁美好的。小女孩而已,心地总是善良的。
    直到溪溪的朋友“背叛”了她。那天我和婷婷一起走,她指了指前面大概一两百米远的他,你知道他喜欢谁吗?
    我想说溪溪,但是没说出口,摇摇头,不知道。
    是你!婷婷笑着推了推我。
    我愣了一秒,麻木地转头又问了一遍,谁?
    你!
    也许我早就感觉到了,但是自己却不敢说,我怎么敢奢望呢?我仍然和溪溪很要好,只是在看着他们打打闹闹的时候,心里多留了一份心。
    后来又一次,溪溪在和他打闹的时候,突然就把我挡在了前面,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茫然的看着他很迷离的眼神,然后他看向溪溪,带着那样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突然之间就明白了,我明白了为什么溪溪最近突然和我那么要好,她是在利用我接近他!即使感情是真挚的,又怎么样呢?那一刹那的愤怒,伤心,难过,让我逐渐疏远了溪溪。
    我以为三年的时光总会让人有所改变,但是他几乎一点都没变,在人群中,我仍然能一下辨认出他的声音,一眼就能认出他。
    但是,也并不总是这样——谁会在三年的时间中一点都不变呢?他到底从一个小男孩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高中男生,他经历了和我完全不同的三年时光。
    之后半年多的时间里,生活在同一所学校,也许我们之间有过无数次的交汇,但是我们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句都没有。诺诺告诉我,说他一直喜欢溪溪,三年之中他们甚至都没有过联系,但是他一直惦念着她。我没说话,心底却很固执。我只是不信。真的不信。
    我仍然怀着那份暗暗的,小心翼翼的喜欢看着他奔跑时迷人的样子;我期待着每个周三的英语选修课,我可以和他坐在一个教室里甚至很近的位子上听课;我会在每周三别那对蝴蝶结的发卡,因为同学没说我别那个最好看……
    或许也有某个瞬间:当他拿到运动会奖牌似乎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时;当他上体育课总是时而回头看时;当选修课上我们之间似有似无的没有眼神的交汇时……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度过每一天,他成了我平凡生活中唯一的、小小的火苗。
    他喜欢我,他喜欢我,我是那么骄傲而欣喜,我看着他和溪溪打闹时心里满怀着轻蔑:他喜欢的是我,你知不知道?
    那个时候,我很骄傲,我很得意。但是,与之伴随的,我很愚蠢,我很可笑。
    我开始大力的表现自己,千方百计而又十分愚蠢的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与此同时,我把他所喜欢的那一点点“可”都丢光了。
    溪溪很漂亮,而且很喜欢他,她给他写情书,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那一篇,他会喜欢她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我在日记中写道:
    因为他,我什么都和她比
    因为他,我们从好朋友走向敌人
    还是因为他,我变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我喜欢他,所以恨他
    我的性格其实很固执,很刁钻,只是我不爱说话而已。我固执的认为他还是在意我的,走在十二岁的街头,驻足,落泪。
    然后就在那一瞬间,我眯着眼睛远远地看着他们嬉笑打闹,周围突然特别安静,我只隐隐听到了,内心绝望的声音。
    我才死心。明白了什么叫心灰意冷。
    剩下的日子,是灰黑色的。
    我很平静地生活,期待着每一天和他的擦肩而过,我会很努力的写好每一篇作文,这样语文老师就会拿到他们班去念。
    我知道他成绩很好,我知道他是他们班的团支书,他是那么优秀,让一向寡言少语的我有些暗暗自卑。
    语文老师在课上讲:“小男孩总是喜欢欺负小女孩,是因为小男孩对小女孩有好感。”我迫切地想知道,他听到这里时在想什么?
    十六岁的今天,我终于释然,也许十二岁那年我就明白了要放弃那些得不到的东西,但必须要等到今天,我才能真正了解到命运的可贵。我相信有命运,因为总要有一些等待,孤独,煎熬,忍耐,会是因缘际会与命理的定数,谁是谁的因,谁是谁的果,都有稳妥的路数。
    我相信了他喜欢溪溪,一直喜欢她。我真的很难过,但是什么都没说。小时候喜欢他只是因为幼稚与轻狂,长大了喜欢他,是为了下定决心要失落难过,想要痛快快大哭一场。
    这样,就好吧。
    莲心为他而苦。
    以此纪念那些青涩岁月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