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丁香花

那一年我在医院里工作,生活平平淡淡的,每天就是和病魔打交道。那一天好不容易休假,我心里乐滋滋的,这次可以好好得休息一天了,突然电话响了。“刘医师,你赶紧来一下好吗!”&ldquo...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那一年我在医院里工作生活平平淡淡的,每天就是和病魔打交道。那一天好不容易休假,我心里乐滋滋的,这次可以好好得休息一天了,突然电话响了。

“刘医师,你赶紧来一下好吗!”

“对不起,今天我——”字博缘网zbyw.cn

我还没有说出院长就将电话挂了。真是的,是不是又来了个什么严重的病人,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赶紧向医院赶去。不久我来到了医院,院长对我说,来了一个很严重的白血病患者要尽快做化疗。我换上了工作服就赶紧向着病房走去。刚走进病房门前一个妇女就拉住我的胳膊,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个妇女跪在地上。

“医生,你一定要把她救下来,我给你磕头了!”说着妇女的头就在石板地上碰了两下。

我赶紧双手将妇女拉起来对她说:“我会尽一切可能的。你放心!”

说完我就拉开妇女的手急匆匆地走进了化疗室,一个不足十来岁的小女孩躺在病榻上,头已经光秃秃的没有残留一根头发,脸蛋圆圆的,脸色很难看,显然是一个生命垂危的病态。看见我女孩子的眼睛突然一亮叫:“爸爸!爸爸!”字博缘网zbyw.cn

所有的护士都惊呆了,都看着我。我很尴尬冷冷地对小女孩说:“对不起!我不是你爸爸,你认错了。”

“不!你就说我爸爸!”小女孩大声哭起来,“你就是!你是!”

所有的人都劝我说为了孩子的生命你就暂时充当孩子的爸爸,我犹犹豫豫地说:“好吧!”

我走到孩子的面前对孩子轻轻地说:“答应爸爸,要坚强起来,待会儿爸爸给你治病,你一定要忍着。”

孩子激动地点点头。

孩子在我的身边哭了好多次,都是因为化疗的痛苦,可是我也有点伤感。我已经发现孩子的病情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化疗只是为了延缓几天的时间。让我感动的是,孩子在哭的时候竟做出笑的表情,是为了骗我,骗我这个假爸爸。

做完化疗孩子就忍着满脸的眼泪笑的对我说:“爸爸!我坚强吧!”字博缘网zbyw.cn

我心里酸酸地说:“表现不错,爸——很高兴!”

我拿起手巾帮女孩擦去了残留于眼角的泪珠。孩子欣慰的笑起来了。

从化疗室出来,一位妇女就过来拉住我的胳膊,急急地问:“娃!咋样了,咋样了。”

“孩子暂时没事,你先去看看孩子,过一会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好吗!”

我在办公室了研究了一下孩子的病情,孩子得的是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且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也就是说孩子顶多可能活不到几个星期,如果靠药物和化疗可以勉强支撑一年。我心情很沉重,我很想救这个孩子,可是我第一次感觉自己那么的力不从心。

门敲响了,走进来的是那位妇女。

“医生。您找我!”妇女胆怯怯的说,“找我有啥事没有!”

“哦,你请坐!”我看着妇女羞怯怯地坐下来,我说,“你是孩子的母亲吗!”

“不!嗯——不!”妇女的表情紧张地说。

“请你说清楚一下。”我很吃力地对她说。

“我是!”她声音沙哑地说,“其实她不是我的孩子。”

我惊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要问的时候,妇女慢慢的说,“孩子叫丁香花,就是我的孩子。刚才——”

“那么孩子的爸爸呢!”字博缘网zbyw.cn

“死了。”女人很吃力的说。

我再也没有问什么,因为我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孩子的病情知道吗!”

“孩子咋了!孩子那病还能看好么!”

“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我很沉闷地说。

“孩子到底咋啦!”女人大声的咆哮地那种表情真的恐怖急了。

“孩子顶多只有不到一年的生命了。”

妇女一下子又跪下来,拉着我的衣服让我救救孩子。

“你先起来,好吗!”我拉着她,“起来,我给你慢慢讲。”

妇女泪水涟涟地爬起来。

“孩子的病情已经是……”我没有说出来。

女人倒在了地上,我赶紧去扶住。可是女人又跪下来哀求我。

“现在还有一个办法。”我扶着妇女说,“那就是骨髓移植。”字博缘网zbyw.cn

其实我明明那样只是可以延长孩子的一点时间,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何况那种费用对于他们那样的人简直就是天价啊。

妇女赶紧站起来好像一切在这个时候有了希望:“啥办法,你赶紧告诉我!”

“骨髓移植,”我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可是得好几十万啊!”

妇女的眼睛一下子暗淡了。我赶紧上去扶住妇女我怕她再次倒下去,可是妇女突然自言自语道:“对!去找孩子的爸爸。”说的女人就出去了。

妇女一走就好几天没有回来,孩子就在医院里,我每天都去看孩子,其实更多的是担心,希望孩子的病情不要恶化,希望那个女人不是骗子,我知道孩子再不治疗恐怕连一个月的时间都难以逗留了。

“爸爸!爸爸!”孩子看见我进来叫道。字博缘网zbyw.cn

“嗯!花花,爸爸今天给你带来了你喜欢吃的东西。”我将饭碗取出来。可是孩子一看见就用手挡住,“不!我不吃!我不要!”

“爸爸,你回答我个问题,行吗?”孩子很严肃地对我说。

“什么问题啊,吃了饭再说吧!”我舀了一勺子的米粥放在孩子的嘴边,可是孩子扭过头哼了一声,表示拒绝。

“好了!你有什么要求,告诉爸爸,爸爸都答应你!”字博缘网zbyw.cn

女孩使劲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说:“爸爸不可以再离开我了。”

听着这句话我的心里酸酸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孩子突然哭起来说:“你又不要我了,你又让别人欺负我和妈妈。”

我一把抱着孩子说:“好!爸爸答应你,答应你。”

看着孩子乐呵呵的我将米粥端来,可孩子吃了不到两口就全部吐出来了。

“爸爸,妈妈呢?”孩子大眼睛扑闪扑闪地问我。

“妈妈啊——”我生硬的笑笑,“妈妈不是给你……她过些天就回来了。”

“爸爸!你可以带我回家吗?”孩子望了望窗外面的大楼,“我不想死在这里。”

“傻孩子,你怎么会死——”字博缘网zbyw.cn

“不要骗我了。”孩子大声哭起来说,“我不会死,妈妈怎么会不要我,把我扔在大街上呢?”

我惊呆了,我仿佛知道了这个孩子身上发生的一切。

“爸爸!我想回家,求求爸爸带我回家,好吗?”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我更不知道那个女人去哪里了,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

为了孩子我希望医院可以免费救治这个孩子,可是医院没有同意,给出的理由的是现在社会这种事处处都是我们管不完。我希望自己可以拿点钱给孩子做几次的化疗,可是家人反对。我只帮助孩子化疗了一次。

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而每次在最痛苦的时候她都会紧紧抱着我:“爸爸,我想回家,爸爸我想回家。”字博缘网zbyw.cn

“等过几天你病好了,爸爸就带你回家,家里还有妈妈!”我一次次的哄骗孩子,可是最痛苦的还是我啊。

这几天孩子的病情越来越恶化,每天我工作期间常常都会听见孩子昏过去的消息。我决定试试,我找到了院长。

“院长,我希望可以帮帮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院长冷漠的问。

“就是上个月我给你提起的那孩子。”

“那么你打算怎么帮助她呢!捐款还是义诊。”字博缘网zbyw.cn

“再帮她做一次化疗吧!”我差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还是孩子啊!”

“我的大医师!我知道你有心。”院长端来一杯茶说,“你算算我们医院多大,资金设备加起来是多少,你再算算每天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是多少,那个数字恐怕比我们的数字大得多吧。你献爱心没有错,错的是你献在了不该献的地方!”

我还想说可是院长打断了我的话:“刘医师,对不起我很忙,没事的话请你去工作!”

我回到了病房,孩子看见我叫起来:“爸爸!爸爸!”

我走过去,孩子一把将我抱住:“爸爸我刚才梦见你不要我了。”说着孩子就哭起来。

“不哭!傻孩子,爸爸怎么会不要你了!”我安慰着孩子。

听那位阿姨说:“我的名字是很美丽的一种花,爸爸那花真的美吗!”

“是的!很美,是白色的!”字博缘网zbyw.cn

“我们家里有很多这样的花吗!”

我刚要回答,孩子又一次昏倒了,我赶紧将孩子送到了急救室。

就在去急救室的途中孩子的理智突然清醒了,小手抱着我的脖子说:“爸爸送我回家!爸爸我要回家,我要看花……”

我也顾不得回答孩子了,赶紧给她带上氧气罩。字博缘网zbyw.cn

我抱着孩子走出了急救室,可是孩子已经离开了。她最后说的一句话:“爸爸!我想回家看花!”

推荐给朋友

交流互动

发表言论
暂无评论

昵称*

我说两句:*

点击提交 *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