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
综合文学搜索
热门搜索: 励志散文 爱情 青春励志 励志 人生 朋友 成功 刻苦学习 心旷神怡 高考励志文章 文言文 白岩松 Flash键盘钢琴三国演义

日光倾城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437 次

静谧的小镇宛如一幅江南的水墨画。
  从街边绵延而去的店铺后接壤着一排排密密的四合院,多数院里栽种着桃树﹑梨树和金橘,而如果你站在高处往小镇上望,你一定会看到一株婆娑的皂荚树枝桠蜿蜒着冲破方格的苍穹,突兀地耸在那一遍青灰色屋顶的低矮院落中。
  萧雅的家,就在那座有着古老沧桑的皂荚树的院落里。
  东北角那间阴暗的背阳小屋里,只有几件简陋的家具:一只大红木箱子,一张铺着起毛球的薄毯的床板,一张小方桌,一个木凳。这就是萧雅家的全部家当。
  萧雅的妈妈是个离异的女人。在这个封闭落后的小镇上,女人离婚是件可耻的事,平素里出门,总免不了旁人的指指点点,甚至连那些小镇上的毛头小孩儿也在大人的哂笑和教唆下对她发出不友好的警示。
  他们在小镇任何一条她可能走过的街道上追堵她,拿小石子扔她,在她放学回家的路上手拉手在她后面欢快的唱:“萧雅的妈妈是个坏女人,所以萧雅的爸爸不要她了……”每当这时,萧雅的心就会像针刺般疼。
  可是,就在这群玩劣的孩子里,惟独有一个男孩不会对她这样。
  于是,萧雅那颗小小的心便被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孩吸引住了。
  男孩有个漂亮的名字,叫季诚宇。但他的家境甚至比萧雅家还差,他的妈妈因为忍受不了如此贫苦的生活,于是在他两岁的时候跟人跑了,他爸爸长年在田间劳作,折腾出了一身病痛,可还是苦于维持不了生计,终于,他一咬牙,在一个落日斜照的傍晚与一帮外出打工的人一起踏上了南下的火车,从此,小小的季诚宇便被长年留守在这座青灰色的小镇上。
  有一次,那群玩劣的小孩将放学回家的萧雅围堵起来拿小石子丢她,“啪”的一声一颗石子砸在她的额头,擦破了皮的额角渗出了细密的血丝。小小的人儿哪受得了这份欺负,于是她蹲下来小声的啜泣起来,小孩儿们大抵是怕闯祸,瞬间就蜂拥而散了。不一会儿,埋头哭泣的女孩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她抬起朦胧的泪眼看到了男孩递过来的手帕。
  逆着光站立的季诚宇,穿着被水洗的泛白的破牛仔裤,身形融在一片金黄的光晕里,他把洁净的手帕递向女孩,稚嫩的声音在萧雅听来却温柔的一塌糊涂,他说:“别哭了。”
  那一刻,心里好象有什么在悄悄发芽,一股暖暖的暖流缓缓的淌进心里,让她痴立在原地,忘了哭泣。
  就是从这时候起开始关注他的啊。
  他勤学好问,成绩很好。
  他自己做家务,还在邻居的帮助下开辟了一块地,种了些小菜。
  他沉默寡言,好象永远都沉静在一个别人无法探知的世界里。
  对了,他还去小镇东边的那一隅旧书店,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捧着一本书,读得痴迷。
  就是这样的留心,这样的关注,让她惹下了一桩不大不小的祸事。
  那天放学,一踏进家门,迎面就飞来一个枕头砸在她的脸上,床头上坐着她的母亲。夕阳通过破旧狭小的窗户投射进来的光线把这个饱经沧桑的女人的脸照得微微扭曲。
  这个离异的女人,因为生活所迫而去当过保姆,帮别人带过孩子,挑着油灯帮人纳过衣裳,现在又去离镇子不远的工地和水泥,把自己当作男人一样挑砖头的女人,此刻脸色蜡黄发黑,枯瘦的手指紧紧的抓着床沿,指骨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
  她压着怒气,嘴唇微微发抖着问到:“我放在木箱子里的钱呢?”
  萧雅站在门口,抿着嘴唇低头不答。
  坐在床上的女人眼里盛满了怒火,她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次:“我问你钱呢?”
  萧雅咬着嘴唇,手在衣服口袋里暗暗的捏了捏那只红木箱子唯一的一把钥匙,眼底噙着泪水,低低的答了一声:“我会很快还回来的。”
  盛怒下的女人一怔,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从床上‘嚯’地直起身来冲向门口的萧雅。她用力的扯着萧雅的头发把她往墙上撞,爆发的怒火让她失去了理智,她边发泄着边尖声骂到:“我叫你偷,叫你偷……死丫头!你什么不学好,你偷!”
  她没想到,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女儿竟有这样不诚实的举动。
  她拼死拼活的在外面挣着血汗钱,虽穷,但也让她吃的饱穿的暖。
  她可以没什么大作为,但就是不能偷!
  萧雅用手死命的抵着墙,挣扎着,哭着喊:“妈,妈!我不敢了……钱我一定还,我还!”
  “妈……”
  “……别打了,妈!”
  尖啸的叫喊声从这间阴暗的小屋里持续不断的传出去,消融在夕阳金黄色柔和的光圈里。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的理智仿佛被拉了回来,她停住了手,眼睛通红,目光呆懈的看着女儿哭花了的脸,两滴泪兀地滚落下来。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般长短的慢镜。她转过身,颓然的走到床边坐下,嘴里不住的喃喃到:“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啊……不能让旁人看不起,不能让人看不起啊……”
  似乎是从那天起,母女两人之间有了隔阂,萧雅一到家就沉默了,女人照旧到工地上做工,晚上两人坐在饭桌上也不像往日那样交谈了,这使本来就冷清的屋子显得更加寂寥。萧雅偶尔想起这些,心里就不禁酸楚起来,好几次都忍不住跑到街边角落里偷偷的哭。
  恍惚中又回到那日.她又悄悄跟在季诚宇的身后,见他去到那隅旧书店像往常一样捧起那本她熟悉而又陌生的书。
  第21次了。
  她嘟了嘟嘴,那本书真有那么好看吗?竟能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捧起它贪婪的阅读。
  这一次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他叹息着不舍的放下书走出店门的时候快速的藏起来,而是等在门口,脸微微泛红的突兀地问到:“很喜欢吗,那本书?”男孩有一瞬间的惊讶,反应过来后又不禁迟疑着羞赫的点了点头。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哎,这个没钱买书的孩子。
  于是,她想到了家里的那只大红木箱……
  在她挨打的第二天,男孩惊恐的找到了女孩。他看着她额角青紫青紫的一大块,十分愧疚的对她说:“对不起。”萧雅笑了,明朗的如同水面泛起的粼粼的银白色阳光,她说:“不是你的错。”
  是啊,不过是想得到一本自己最喜欢的书刊而已。
  不过是有着很强的求知欲,想要走出这个贫穷落后的小镇而已。
  难道这也有错吗?
  有错吗……
  男孩后来去做零工了,在萧雅母亲工作的那个工地上。只为了他对女孩说过:“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的,买自己喜爱的东西,要通过自己的手去挣不是吗?”
  半个月后,男孩将一卷磨损的很旧了的零钱交到萧雅妈妈手里时,他的心是满足而自豪的,至少自己通过自己的劳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萧雅的妈妈,这个尖厉的在生活中摸爬滚打,饱经沧桑的女人。
  这个在认为自己没有教好女儿而痛心疾首,失去理智的母亲。
  在傍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夕阳斜照的金黄余辉下,看到自己亲爱的女儿正站在黑色剥漆的院门外,等着自己回家。
  那一刻,心底某个最柔软的地方暖融融的。
  握着男孩交给她的那一卷磨旧的零钱,她就这样站在家门外不远处,看着笼罩在夕阳金黄色光晕的女儿,泪流满面。
  静谧的小镇宛如一幅江南的水墨画。
  那一排排密密的四合院青灰色的屋顶上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橘色的光。
  阳光如同一条蜿蜒的金色小河,在这个青灰色的世界里静静地流淌。
  温暖而又明朗。
  在这个小镇里,一年四季,都日光倾城。
    欢迎光临字博缘,在线阅读经典的好文章,这里有日常生活中的祝福语、爱情伤感文章、生活情感文章、励志文章、经典名言、欣赏最新原创日志、情感日志及爱情、友情、心情搞笑、网络日记美文、生日祝福语、结婚祝福语、各种中外节日祝福语,以及朋友之间的问候祝福短信。每天都有好心情!


字博缘文学网 www.zbyw.cn  标签:日光,倾城
分享到:
更多

《日光倾城》读后感:

验证码:     
   上一篇文章:精彩着,美丽着  下一篇文章:海洋